决战决胜的力量源泉

发表日期:2019-12-29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秩名

  荒凉、干涸、贫瘠、闭塞,“不具备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”,多少年来,西海固难改“苦瘠甲天下”的印象。

  久困于穷,冀以小康。反贫困斗争,在激荡中国大地的这场伟大决战中,在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、宁夏脱贫攻坚主战场固原,一代代人接续与贫困顽强抗争。

  时过境迁,西海固变了!2016年7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固原考察精准扶贫情况后说,固原的发展脱胎换骨,增强了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信心。

  这信心的源泉在哪里?

  走进脱贫攻坚主战场,跟随乡镇干部进村入户,和第一书记畅谈,坐在农家炕头,变化看在眼里,答案写在心间。

  这信心,源自几十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,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决战脱贫攻坚,不漏一户、不落一人的初心。这信心,源自一个个普通人用平凡的奋斗汇聚起的磅礴力量。

  经常进村入户,老百姓和糟海学(右)很熟。

 “都说基层工作难干,其实也不难,一颗公心、一片为民情怀,就是一把金钥匙。用心用情用时间去一线掌握实情、解决难事,精准扶贫就能落在实处。”

  2012年,糟海学从泾源县委组织部下到兴盛乡担任乡长时,正是脱贫攻坚的关键时刻。

  糟海学很清楚,只有把乡里的情况装在心里,工作才能干在点子上。

  那一年,办公室里几乎看不到糟海学的身影,他的足迹留在了全乡9个村的角角落落。

  兴盛乡境内成百条道路,或纵或横、或长或短,只有3条是硬化路,9个村只有4个通上了自来水。看着这样的现状,糟海学知道了眼前迫切需要干的事。

  2013年,自治区实施改善乡村水、路、房条件的幸福新村项目,泾源县分配到4个村的建设指标。

  没有前车之路,没有现成样板,究竟该怎么干?原本的好事却成了烫手山芋,没人敢接。糟海学不怕“烫手”,跑到县住建局,主动申请了两个村的指标。

  当年5月,下金村、新旗村随着幸福新村建设热闹起来,大大小小的“麻烦”也随之而来。

  在下金村,农户的土墙烂房拆除后,需要让出两米,用于拓宽主道,涉及30多户。

  没有一户愿意!聚众闹事一茬接着一茬。糟海学带着乡村干部,一户一户上门,坐在炕头讲政策、说道理。分组开,集中开,光群众大会,晚上就开了十多次,终于解开了群众的心结。

  为了推进项目实施,他在村上一住就是一个多月。漆黑的夜晚,幸福新村的模样在他脑海里反复勾画,屋里的灯光一夜一夜亮到凌晨两三点。

  11月,项目竣工。看着依山傍水、错落有致的新村庄,村民于彦武高兴得眼泪花花直打转:“活了80岁,没经过这么好的事。”

  随后,全区幸福新村项目建设现场会在兴盛乡召开。下金、新旗的“幸福新村”模式在泾源全县推开。

  2015年,精准识别建档立卡户。糟海学提出三级识别:村上识别、包村干部识别、乡党委书记识别。每个村要提供三份详细名单:退出谁?保留谁?拿不准的是谁?

  事关群众利益,一时间炸了锅。上黄村的村民大会,各说各的理,三次没能开下去。

  糟海学下了村。“有啥意见当面说!”整整一下午,100多户挨个过。谁有异议,糟海学就拿他与大家公认的贫困户比条件、比收入。家家户户的情况,他心里有数。老百姓服了!

  因为建档立卡户识别精准无误,兴盛乡的后续工作进展顺利,群众少了矛盾,没了怨言。

  苗木产业曾是兴盛乡的支柱产业。但2016年开始,行情渐衰,苗木滞销。乡上调整产业结构,动员群众养牛。老百姓不愿意:“你说种苗就种苗,你说养牛就养牛,凭啥?”

  摆事实讲现状,解决群众地里滞销的苗子,培育养殖大户引领……每一件事,都“顺”着老百姓的意。

  从乡长到乡党委书记,在脱贫攻坚一线,既当“指挥员”,又当“战斗员”,糟海学已干了七年。“和老百姓打交道就是这样,你得让他们打心里服了。”谈起工作,糟海学总有说不完的事。“都说基层工作难干,其实也不难,一颗公心、一片为民情怀,就是一把金钥匙。用心用情用时间去一线掌握实情,解决难事,精准扶贫就能落在实处。”这是他在脱贫攻坚实践中的深切感悟。

  创业路上,柳志清(左)和妻子一路同行。

  “探路者不怕失败!失败了,那只是一个人的挫折,可成功了,就会是更多人的幸福。”